丰道人 首页 学生原创 查看内容

铜镜

2019-9-4 07:39| 发布者: fengdaoren| 查看: 2819| 评论: 0

摘要: 世上万般事情,没有了解。总之,好便是了,了便是好。若不了,便不好,若要好,须是了。


林小韩


  1、坟冢受惊

  “咳,咳,咳……等我死了,咳……记得,和你爹葬一起。咳,去找你浙江的,舅舅。”断断续续说完这句话,何唐母亲仿佛用完最后一丝力气,“哇”的吐出一口鲜血。
  猩红的血迹,惨白的面容,以及母亲脸颊上忽然浮现的一抹奇异潮红……何唐手里端着药,傻愣愣的站在病床前,忽然“咣当”一声,手中的药碗跌在地上,摔得粉碎;大夫的话,又在耳边回荡:怕是熬不过今晚了。
  五分钟后,这间黑洞洞的屋子里,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叫声。
  ……
  在乡邻的帮助下,何唐变卖了为数不多的家产,还算体面的埋葬了自己母亲。在临去余姚的前一晚,他来到山上母亲坟前,抱着墓碑痛哭;哭着哭着,迷迷糊糊的昏睡过去。
  “曹十,别压我身上,我先出来。”
  “张四,你走开,还轮不到你。”
  “喂李九,让我先出来。”
  “我说,咱五兄弟能不能别闹?”
  ……
  一阵奇异的嚷叫声,忽然自耳边清晰传来。何唐迷迷糊糊睁开眼睛,只觉眼前一片模糊。这时,争执声更响了,似乎共有五个人,正在争执些什么。
  这时,耳边的争执声似乎更重了,脚下的泥土,不断传来轻微的颤动,有什么东西正要破土钻出。
  “妈呀!”何唐骇然大叫,猛的从泥地上跳起来,一手抓起包袱,扭头就跑。可是,直到他跑的满头大汗,白布褂子都贴在后脊梁上了,却依然绕着这片坟堆打转……。
  这不是鬼打墙吗!
  忽然,一阵嘹亮的公鸡啼鸣,自远方响起;瞬间,太阳东方升起,不过是三五分钟的时间,一条弯曲的下山路隐约显现。何唐见路就跑,一不小心,脚下被石头绊倒,整个人飞扑了出去,等他爬起来时,发现手中不知何时抓着一枚铜镜。
  这枚镜子,不过直径五六寸的样子,但做工极致精巧:圆形四周,雕刻着青龙白虎纹饰,背面还有一枚方印的痕迹。何唐来不及细看,直接塞进怀里,往山下奔去。


  2、人生如梦

  三天后,何唐背着包袱,登上去杭州的船。
  夜晚,船正行至大运河中,就在何唐快要入睡之际,忽然,船身剧烈摇晃,喧哗声四起,还伴着“乒乒乓乓”的声音。
  何唐从朦胧中惊醒,还没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什么事情,忽觉眼前一亮,先前遮住脑袋的蓝布衫子被人一把挑掉,一把明晃晃的刀,直直对着自己;耳边,哭天抢地喊声一片。
  遭到劫匪了!
  这时,劫匪杀起性子,见人就砍。何唐眼睁睁看着一把挂满血迹的长刀,一下子捅到自己胸口,顿时巨痛袭来,只道自己是被捅了个大窟窿,大叫一声:“我命休矣!”整个人跌在船板上,翻了几个滚,摔进河里。
  何唐完全不会游水,只是惊慌失措地扑通,还喝了一肚皮的水,终于,手脚俱软,慢慢沉了下去。
  也不知道到底沉了多久,何唐只觉双脚似乎站在一个平实的地方。他睁开紧闭的双眼,定睛一看,这里,又是哪里?
  此时,虽然是夜晚,但自己所站在的这条繁华大街上,红色灯笼连成一片,流水宴席满大街的摆,所有人都喜笑颜开,大吃大喝。
  何唐只觉腹中饥饿无比,刚往前走了几步,忽然脖子一阵冰冷,整个人被立刻拖拽在地;旋即耳旁一阵阴森声传入:“这小子,怎么还没拘住?”
  忽然,铁链子碰到自己胸口,“咣当”一声发出巨响,随即“嗡嗡”声越来越大,瞬间传至整条街,大街上吃喝的人顿时慌乱不堪四处逃窜。
  “快松手!这小子水溺,但偏生有五鬼,把同船死人未尽的阳寿,添运至他身上。”
  “妈的,这小子果然邪门,知道有水官大敕,赶着挑下元节水溺,哼,还五鬼护体……等着吧!”
  此刻的何唐,已经被铁链勒的两眼翻天,七魂走了一大半;忽然间只觉喉间一松,被人狠踹一脚,顿时身上一阵剧痛,忍不住“哎哟哎哟”叫唤起来。
  ……
  “哗啦啦,哗啦啦。”伴随着一阵湖水拍打的声音,何唐轻轻“哎”了一声,慢悠悠的醒来,胸口还有些疼痛。这时,他看到船老大一双焦虑的眼睛,正盯着自己看。
  “醒了醒了!”船老大松了一口气,说道:“你小子也是命大。跌到河里。幸亏我躲在船底,顺便救了你一命。”
  船老大从怀里摸出一个银元,仍在何唐身边,继续说:“既然你醒了,那我就走了。前面是贺庄。你自求多福吧。”说完,又忍不住叮嘱道:“今儿是下元节。你该烧点钱给祖宗,这么庇护你。”
  何唐呆了呆,只觉胸口有点硌得慌,他一摸,忽然发现个硬邦邦的东西,掏出一看,正是在坟地里见到的铜镜 !
  原来,劫匪这一刀砍来,不偏不倚,正中镜子上;而这镜子……溺水时,似乎铜镜也救自己一命?
  何唐摩挲了半天镜子,重新收起,拾起船老大赠予的大洋,朝着他说的方位走去。
  ……
  此时的何唐,除了一面铜镜,一枚大洋,身无长物。别说去找余姚,就是吃饭都成问题。
  何唐想了半天,待天亮后,从纸笔店买了些笔墨和红纸,凭着从前在私塾里念过几年书的底子,在街上卖起对联,混点小钱糊糊口。
  也该是他大难不死必有后福,何唐这卖字生意,做的无比顺畅。而自己也有如神助,靠着卖字居然还能攒下钱来;最后不管他做什么买卖,稳赚不赔。半年后,何唐就在贺庄买房置地了。
  乔迁当天,何唐把这面铜镜恭恭敬敬的供起来,磕了三个头。如果不是这面镜子保了自己一条命,哪里还有今天的好日子?
  一天深夜,何唐刚迷迷糊糊睡着,忽然听到屋外喧哗声四起,睁眼一看,只见自家宅子西面,火光冲天!他连滚带爬的跑出屋子,发现已经有不少街坊,正抄起家伙在救火。
  “老爷,不好!”正在救火的要紧关头,王妈惊慌失措地跑过来,一把抓着何唐 ,颤抖着说道:“有小偷!”
  话音刚落,何唐一把扔下手里的盆跌跌撞撞冲进宅子。
  “哎呀,这救命的铜镜,又不值几个钱,怎么就也被偷走了呢!”大火扑灭后,经过盘点,财物损失不少不说,连自己的铜镜都被偷了。
  何唐气的脸色发白,冥冥中自是觉得很晦气。
  至此,何唐的运势发生极大转变。于是他总疑心是不是这处宅子风水不好,一气之下索性卖了,另觅住处。
  一晃两年过去,何唐的日子不复先前,有时午夜梦回,回忆起从前顺风顺水的日子,只觉恍然隔世。


  3、好了歌

  一天清晨,他惯常打开屋门,一个衣衫褴褛的年轻人,突然冲过来,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哭着,口里直嚷嚷:“可算找到先生了!先生救我!”一边说,一边跪下不断磕头。
  何唐毫无防备,一把拉起他,连声问道:“你这是做什么!”
  这时,年轻人放声大哭,过了好一会,才抖抖索索的从怀里掏出一面铜镜。
  “这不是我的吗?怎么在你这里?”何唐一把抢过年轻人手里的镜子,怒道。 
  年轻人一看何唐接了过去,脸上表情忽然放松,说道:“何先生,数年前,我被猪油蒙了心,趁着大火,偷了您家的财物。因为看这镜子是供奉的,想着总是什么好东西,就一并拿走了。”
  何唐脸色铁青的听着,从鼻孔里冷哼一声。
  年轻人过了好一会,才哽咽着说:“后来,拿着何先生家的钱,做了点买卖,也不知怎么了,忽然就发了财。这时,遇到个道士,定说我邪气上身,要祛除。我当他胡言乱语。谁知从此以后,家业开始败落。不过短短三个月,已经一败涂地。这时,我想到那个道士的话,好容易找到了他。这才知道,一切问题出在这个铜镜上!这根本不是什么宝贝,而是‘五鬼运财’的利器!它一开始,给我护体助力,不断运财;但是到了后面,五鬼阴气壮大,吞噬家产不说,就连我性命也将不保!”
  何唐手一抖,脸色变的苍白,镜子掉在地上。
  年轻人朝着镜子又敬又畏的看了一眼,说道:“道士说,这个东西,一定要放回一开始发现的地方,重新打上封印,这样,所有用过这镜子的人,身上的邪气才会被收走。”
  听到这里,何唐忽然想起,那天在坟地上,听到的五个声音的吵闹,可不是争前恐后的要出来吗?水溺时做的“梦”,索命鬼说的“五鬼护体”,还有,自己在被偷了这个铜镜后,家业的衰败……。
  何唐不禁愣住了。过了半天,喃喃问道:“可是,这封印怎么打?” 
  “何先生只要带我们到那个地方,其他一切事情,由我来做。”这时,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。
  何唐转身一看,不知何时,身后居然站了一个老道,捻着胡须微笑。
  ……
  紧赶慢赶,三人终于到了何唐母亲坟场。老道一踏进这个地方,脸色就开始变的慎重起来,嘴里一直念念有词。
  何唐和年轻人站在一边,不敢靠近。
  十分钟后,老道停止念叨,取出一枚铁打的乾坤八卦,直接对着铜镜,另一只手掏出一枚方印,重重压在铜镜背后!
  忽然,晴天一阵霹雳!原本无风的坟场,一阵飞沙走石,阵阵狂风呼啸。
  何唐和年轻人措不及防,眼睛顿时被沙子迷住,只听的一阵叫声:曹十,张四,李九,汪仁,朱光,进去!
  瞬间,雷声听了,风沙也止了。
  直到这时,何唐和年轻人睁开了眼,却见老道已经气定神闲的站在自己眼前,微笑着说:“下山。”
  “师父,结束了?”年轻人不可置信的看着老道,问道。
  老道捻了捻胡须,颇有深意地看了何唐一眼,淡淡说道:“茅山之术。五鬼已经被我念到名字,封在五方雷公印中。这东西,暂时算是封住了。就看四十九年后,是哪个人,再次把封印打开吧!”
  “师父,难道之前的封印,是我打开的吗?就不能一了百了的封住吗?”何唐忍不住问道。
  老道摇了摇头,一边走,一边说:“世上万般事情,没有了解。总之,好便是了,了便是好。若不了,便不好,若要好,须是了。”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1

鸡蛋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1 人)

上一篇:钓鱼
招生
 
 
与我联系
QQ联系
QQ联系
微信扫一扫

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丰道人 ( 辽ICP备13014829号-2 )|辽公网安备 21021102000741号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© 2001-2018 Comsenz Inc.